页面载入中...

莫言首个书法展《笔墨生活》10月开幕,用毛笔向老祖宗致敬

  十二年了,理查德·弗兰纳根还在写。他不想让《深入北方的小路》和市面上有关“死亡铁路”的书一个样。他想让它被铭记。可是,太难了。刚开始,他劝自己“别碰”这个厚重的题材,“可能会毁了它”。随时间推移,他却发觉,父亲太老了,如果不趁他在世写完,就永远完不成了。于是写书的想法“不停膨胀着,如鲠在喉”:“我不写这本书,就再也写不了别的书了。所以我必须写,为的就是能继续当一个作家。”为此他试过很多办法,用第一人称讲述,增减人物,尝试更柔和的叙事语言,都不行,烧掉手稿,重新开始,“就连写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句子都难”。

  “为什么万物之始总有光?”小说伊始,读者被带入如梦似幻的往事回忆,主人公多里戈·埃文斯的人生就此展开。“快乐的人没有过去,不快乐的人除了过去一无所有。”作为战争幸存者回到澳大利亚的埃文斯得到了英雄般的褒奖,却失去了爱情,他陷入漩涡,爱,战争,人性,“要活下去就必须有一个荒唐的信念,那就是你能活下去,这信念高于一切”。阿奇·弗兰纳根也是这样,为穿过一生中的惨烈绝境、荒诞的记忆之谷,他不在意功名利禄,向往自由胜过权力。弗兰纳根成年后,才意识到,“父亲一生都被这个创伤改写了”。

  原标题:港警“一哥”遭反对派议员逼迫辞职 不卑不亢反驳后硬气起身离场

  来源:未来网

admin
莫言首个书法展《笔墨生活》10月开幕,用毛笔向老祖宗致敬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