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侗族刺绣

  “在这四个人当中,我觉得石黑一雄更加特别一点。”黄昱宁提到,“其他作家可能会用更加细节、具体的东西去表达身份焦虑,比如说库切就特别明显。但是石黑一雄选择了另一条路,他选择用一种更高的视角,关注的是克隆人、民族神话寓言,这都是其他的作家并没有的。”

  陆建德认为,石黑一雄之所以选择这样个人化程度不强的视角,建立在他对记忆探索的角度之上,“人在回忆的过程中,有很多东西是不可靠的甚至带有自我欺骗的因素。个人是需要坦诚回忆的,即使是困难重重。作为一个国家来讲,也是应该回忆的,国家的回忆同样很重要。”

  石黑一雄的第一部长篇《远山淡影》就表达了这样的探索。书中描写了二战后一位日本女子悦子带着孩子移民英国。战争和个人经历都在她身上留下了创伤。悦子有意遮掩起这些创伤生活下去,通过她的回忆,读者才慢慢拨开她的自我欺骗看到真实。

  让他获得布克奖的名作《长日留痕》也是这样一个故事。小说以达灵顿勋爵的管家巴特勒为第一人称展开。在巴特勒的叙述中达灵顿勋爵是真正的绅士,高贵而又伟大。但通过他一段一段的叙述和闪回,读者渐渐发现他的叙述和记忆是可疑的,到最后,通过巴特勒叙述的片段,读者拼凑出的达灵顿勋爵不但算不上伟大,还成了纳粹的傀儡。

  [解说词]白向群出生在一个普通蒙古族家庭,父母长年在草原上从事传染病防治工作,在当地很受百姓尊重,给他起名叫向群,寓意是希望他永远心向人民群众。然而,当白向群拥有权力之后,却忘记了父母的厚望,把权力当作了追求自我享受的筹码。

  白向群:我小的时候父母偶尔给我和哥哥2块钱买8分钱一个的赤峰对夹,大小就这么大,就相当于肉夹馍,一家四口人吃的就跟过年一样,我至今不能忘怀。我事后当了官儿,接受别人的宴请,企业也好,啥也好,成千上万元一桌席,但是我总也找不到8分钱对夹那样的美味和感觉。所有这一切的结果不就是个贪字吗?

  [解说词]究竟应当用手中的权力去做什么,是每一个“一把手”时刻需要自问的问题;而如何对各级“一把手”有效地监督制约,促使“一把手”公正用权、为民用权、依法用权,则是各级党组织必须时刻自问的问题。

admin
非遗中国:侗族刺绣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