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美日韩外长会举行 半岛问题中东局势三国并不齐心

  听过太多赌徒的故事,严歌苓由此产生了很多疑问:赌性是否是我们民族的先天弱点?被摆弄是我们的天性吗?把自己交给未知和侥幸,以被动制被动,反而有了点主动——这种宿命观是不是积淀在我们民族的集体潜意识里?

  为了追寻这些问题的答案,有两年时间,严歌苓一有时间就去澳门赌场,学习赌博方法,体会赌博心理,采访赌客和赌场经纪人,终于得到足够的细节来丰满故事和人物。“为了体验生活,甚至我也输了四万多元”,她透露。

  “赌”似乎是香港类型片的专利,男性角色在赌场上赢得巨额财富成为传奇,或者输掉身家性命。区别于传统的男性视角,这个故事的主角梅晓鸥是一个女叠码仔,而导演李少红向来以关注女性命运、擅长在女性视角下书写时代著称。对于即将上映的电影,严歌苓表达了自己的期望:“女导演、女作者、女叠码仔是一个理想的组合,以女人的观察和叙述去还原男人之间不见硝烟的战场,会更加有味道。”

  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是部重要的作品,但是对我来说我也是凑合着翻译,说实话我觉得我是没有资格来翻译这部伟大的作品的。《世界文学》找到我翻译的时候,要求的时间很紧,六月份找到我,十一月就要出来,现在想起来我当时比较草率。

  关于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,还有个故事相当好玩。

  我去了美国之后,一个美国的明星看了我的《一滴泪》给我写信,说他认识很多作家,但是从来不给作者写信,这是他破天荒头一遭,为什么呢?因为我在《一滴泪》中提到了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。那个明星在给我的信中讲了一段他跟菲茨杰拉德的故事:有一次他在好莱坞吃早餐,边吃边看一本小说,忽然一个人走过来说:“你在看什么,这么全神贯注?”明星把书递过去,那个人一看说:“哦,这是波兰的,在波兰相当于《乱世佳人》。你怎么看这个?谁推荐你看的?”明星问他:“那我该看什么?”那个人说:“你应该看菲茨杰拉德的,那是最好的。”后来那个明星才知道,那个推荐他看菲茨杰拉德作品的人就是菲茨杰拉德自己。

  还有更精彩的故事。我的太太是天主教徒,她经常在星期天到我们所在的华盛顿郊区的一个教堂去做弥撒。她去做弥撒的时候,我就在教堂的外面遛遛。有一次我走到教堂的墓地,忽然一个人从一个墓碑背后钻出来,吓了我一跳,他指着一个墓碑,跟我说:“最优秀的美国作家。”我跑过去一个看,正是菲茨杰拉德的墓,地上有个碑,上面刻的正是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的最后一句话。看来,菲茨杰拉德是显灵了。

admin
美日韩外长会举行 半岛问题中东局势三国并不齐心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